当前位置: 首页» 政民互动» 在线访谈

市民政局局长李万钧谈“建设首都特色的居家养老体系”

来源:首都之窗日期:2017-01-20

    视频链接:http://shipin.beijing.gov.cn/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id=8679

  主持人(黄彦):各位听众、各位观众、各位网友,大家好!您现在收听收看到的是“市民对话一把手,北京新表达”系列访谈节目,我是北京城市广播主持人黄彦。

  主持人(曹一楠):大家早上好!我是北京电视台的曹一楠,今天我们依旧是正在市十四届人大五次会议驻地北京会议中心为您制作播出这次的“市民对话一把手”系列访谈。

  主持人(黄彦):我们今年的“市民对话一把手”是用了一个全媒体的方式,广播电台、电视台、网络媒体共同邀请咱们的市民与“一把手”来进行面对面地交流。

  主持人(曹一楠):那么今天我们将会和哪位一把手面对面呢?就是此时此刻正在坐在我们对面的北京市民政局局长李万钧,李局,欢迎您。同时今天走进我们演播间的还有一位北京市人大代表陆杰华,陆代表欢迎您。

  主持人(黄彦):欢迎二位。大家就可以搜索新浪微博“北京城市广播“FM1073给一把手留言;也可以通过北京发布、首都之窗、千龙网和北京时间在线对话一把手;了解更多视频、图文内容,登录首都之窗、千龙网和北京时间。

  (短片)

  主持人(黄彦):在刚才的小片里头,我们看到李万钧局长还在社区里跟老年人一块包饺子,吃饺子,我还真是挺惊讶的,李局长包得挺好的。

  主持人(曹一楠):大家都评价,这部宣传片里最有温度的,最温馨的场景就是您这个段落。

  李万钧:谢谢。

  主持人(黄彦):一看就是熟练工种。

  李万钧:因为我们这个年龄段,跟陆老师一样都会做饭,因为那会儿没有外卖。那天我去正好是冬至,老年人正好在包饺子,就跟着参与其中吧。其实我觉得有时间陪陪父母,跟他们一起做做饭,聊聊天,应该说是老年人最需要的。可能比给他花多少钱,买多少东西效果更好,这就是陪伴是最好的孝道。

  主持人(曹一楠):估计您亲手下厨的机会也不是很多。

  李万钧:不是很多。

  主持人(曹一楠):陪伴父母的时间对您个人来讲,多吗?

  李万钧:每周应该都有,每周都去。

  主持人(曹一楠):其实也是身体力行,崇尚孝道,这种孝道也是我们民政系统的所推崇的一种社会风尚。

  主持人(曹一楠):那今天我们就在这里聊聊,每年两会大家都非常关注的,固定的这个热点话题,养老的话题。我突然意识到,包括今年在采访的过程当中,这个养老的话题实实在在的已经和每天的生活息息相关了,首先能不能给我们观众朋友、听众朋友、网友介绍一下,现在咱们北京老年人整体的一个情况。

  李万钧:民政部门,我们通常讲都是民生部门,我们是政府部门里边业务门类最多的一个部门,约有30多项。在这么多民政业务中,我们实际上是把养老放在第一位的,下了很大的力气。为什么呢?因为北京人口老龄化的形势是非常严峻的,我给你列举几个数字,一个是我们现在60岁以上的老年人,常住人口已经达到了350万。第二个数就是我们现在60岁以上的户籍老年人口,每天以500人的速度在增长。

  主持人(黄彦):老人的数字。

  李万钧:是,这一天平均就要增长500人。

  主持人(曹一楠):60岁以上的,北京就多500位,还是有户籍的。

  李万钧:对,有户籍的。每年大概是增长15万人左右,所以到2020年,基本上就突破400万了。这是什么概念呢?就是大约我们北京人4个人里面就要有一位老年人。

  主持人(曹一楠):60岁以上的。

  李万钧:对,除了这么大一个老年群体之外,就是在他们中间,还有15万部分自理和不能自理的老人,还有约16万失智的老人。

  主持人(黄彦):生活都面临比较困难。

  李万钧:还有经济困难的特殊的老年家庭。所以说我们现在压力就在这儿,就需要在人口老龄化这么严峻的形势下,抓紧构建一个比较完善的,为老服务体系。怎么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大家都来关注老年人,来帮助老年人,我觉得这是政府最大的压力。

  特别是现在我们第一代独生子女的父母在未来5-10年,将全部进入高龄期,就70岁以上至80岁之间,所以他们对养老的需求将更大。我们现在应当是全力以赴。民政部门一定要把这个事儿担当起来。我这儿特别想强调一点,因为我们在开两会,我们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养老工作的贡献是非常大的。你像从我们人大的主任,一直到我们的每一个人大代表,包括陆老师,全都参与其中,走遍了16个区,去了很多的社区和机构,对养老真的应有点家国情怀,带着对老年人的感情在帮助我们一块儿做工作。

  主持人(黄彦):一会儿我们还会放一个小片,看陆代表带我们去养老机构。

  李万钧:应该说2014年以后人大最关注的是养老,我们每年的一号议案办理也是和养老相关的,我觉得关注养老主要还是关注今天老人更重要的就是当我们老时怎么办,这也是关注明天的自己。

  主持人(黄彦):其实说到养老其实网友也特别关注,大家也发来了很多感慨。您看这有位网友“身未动心不远”,我妈七十,年前我爸忽然去了,现在我妈自己一人住,也不想跟我们两口子生活,我觉得她很孤单。

  另外一位网友“王马儿”说,我父母今年刚退休,就催我结婚生孩子好带孙子,真想给他们找点别的事儿干,放过我。

  主持人(曹一楠):可能会体现这样一个问题,就说现在我们为老服务,可能也是对老人要有一个分类不同的需求的服务,如果简单地划分,一部分是需要照顾的老人,一部分是不用我们过多的来照顾的老人,就身体状况来划分,我们民政工作是不是也从这两个角度去进行?

  李万钧:我们基本上把老年人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叫活力老人,基本上就是刚退休,身体很健康,基本上不需要别人去照顾,那么对这些老年人,我觉得政府部门主要给他创造老有所乐,社会参与,甚至还可以二次人力资源开发,他们是有很多有经验的,老医护工作者、老教师,其实都可以。但是对另外一部分人,实际上就是失能老人,这里边包括刚刚讲的,失能的,失智的,失独的,高龄独居的,还有经济比较困难家庭的老年人,对这些老年人,政府现在重点是打造一个为他们服务的长期照护体系。

  我觉得大致分成这么两类。

  主持人(黄彦):其实要说到养老这个话题,在老龄化的社会里,养老有保障才能让大家安心,但是养老这两个字要说它包含的内容其实非常的多,这样我们通过一个短片一起来了解一下。

  (短片)

  主持人(曹一楠):养老这个话题应该说它包含太多的方方面面,那么民政的工作自然而然也会包含方方面面,这个体系到底是怎样为老服务的,能不能给我们从您专业的角度来梳理一下。

  李万钧:我们经常从事养老工作的老说一个数就是9064,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测算了一下大概有96%的老人,是在居家跟社区养老,就是90是居家,6是社区,有约4%的老人是在机构养老,实际情况也跟我们这个数量差不多。按照这个需求导向,我们市人大专门制定了《居家养老服务条例》,就是他没有对整个养老做出规范,而只是对居家社区养老做出立法,也是针对绝大多数人居家养老这种养老形式。所以我们现在对于整个养老体系的设计,重点也是居家养老。在居家养老体系设计上,我觉得可能主要是这么两个方面,一个就是叫四级,四级体系,这四级体系一个是市这一级,市这一级实际上我们就是以市老龄办为牵头,构建一个全市的政策、规划、体系,就是研究整体的布局。

  对于区这一级,我们现在正在开始建区的养老服务指导中心,养老服务指导中心主要的职能就是又管理又服务,它就是要把它区内的养老资源整合在一起,形成合力。在街道这一级,第三级,街道这一级就是建养老照料中心。我们经过三年已经建了200多个养老照料中心,基本按照老年人口多的街道乡镇来设置来建设的,实际上就是中小型的养老机构。也就是说老年人不出我这个街道就能找到养老机构。最后一级就要我们刚才讲的养老服务驿站,这个服务驿站实际上就是建在他身边,就是建在社区里面。

  就是分这么四级。除了这四级以外,我们还有一个叫“三边”,就是老年人的周边、身边和床边。这是主管市长王宁副市长提出来的。这个“周边”实际就是指的他几公里的活动区域范围内很快能找到养老服务的单位和设施,“身边”主要指的是周边一公里的社区,包括我们的驿站,包括我们的老餐桌等等。还有一个就是床边,床边实际上就是要实现对失能、部分失能和有特殊需要的老年人实现上门入户服务。

  主持人(曹一楠):这两年去了不少驿站,最大的感受就是各有各的特色,因为本来就是一个因地制宜的这样的一个服务机构。在这儿特别想问您,我们现在的养老服务驿站因为它是因地制宜,它可能会有一些服务上的差异,我们现在有没有一个标准化的要求,就是告诉我们的老年朋友,我如果去到这个老年服务驿站我们肯定得到一些方面的服务,有没有这个标准?

  李万钧:去年我们专门下发了一个建设服务规范,就是对全市的养老服务驿站服务的内容进行了统一,包括服务的标准也进行了统一,对标识也做了统一。你看我们现在只要你在社区里看到这个标识,这都是政府无偿提供设施,然后社会化运营的养老服务机构。当然这些服务可能还需要完善。比方说有的机构它可能护理方面比较强一点,有的机构可能助餐服务强一点,各个方面服务的内容还要进一步地完善。

  主持人(黄彦):刚才您谈到社区养老驿站也是现在咱们北京正在打造的就近养老服务场所,这样我们也通过一段小片带大家一起来看一看社区养老服务驿站。

  (短片)

  主持人(黄彦):说到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大家也都非常关心,很希望自己家门口有。你看我们这儿“京城三大爷”说了,我家社区怎么没有这种驿站?是不是高级社区才有?我家在海淀区万寿路街道。李局长,其实家里年轻人也很关心,我家老年人能不能去到这样的社区养老服务驿站,我们家社区具不具备这样的条件?这有什么要求吗?

  主持人(曹一楠):很多人都有这样的心理,你说很多的,实际上是我没看见,到底是真有还是假有?

  李万钧:实际上养老服务驿站的建设,去年刚开始试点。我们去年建设了150家养老服务驿站,速度还是很快的。今年我们预计能够再建设200家以上,在“十三五”期间,基本上做到老年人比较集中的地区实现全覆盖。我给大家看一个图,我们养老驿站的设置不是按照社区来设置的,是按照老年人的分布来设置的。你像我们这个红的地方,就是老年人居住最扎堆的地方。

  主持人(黄彦):比较多。

  李万钧:红的都是每平方公里超过1万人的这个地方,你看它的设施就很多。相反这些颜色浅的地区设施设置就很少。我们是根据老年人的这种分布来逐步配置养老服务驿站的,大家不要着急,“十三五”期间全覆盖。

  主持人(曹一楠):好,谢谢,现在是按照老年朋友居住的密度分布来设置咱们养老服务驿站。

  主持人(黄彦):老人多的地方就多设置一些。

  主持人(曹一楠):我们继续来看网友的问题,网友“拿老公换肉吃”:我家社区也没有老人活动场所,租给了饭馆,会所,都是为了挣钱呗。刚才在小片里,记者也提到资金和场地是这种驿站设立的难点,但是现在房租多贵啊,我觉得能不能硬性规定,就必须这个地方有地儿建这个驿站?确实,他跟我采访过程当中实际上感受是契合的。不光是养老服务驿站包括社区的菜店,一些便民服务措施,都是一些寸土寸金的地方,租给一个发廊肯定要比租给小菜站当地的获益要多,这方面有没有助力的政策。

  主持人(黄彦):政策的倾斜。

  李万钧:它是这样,就是我们现在对社区服务驿站的定性,就是承担政府的基本公共服务。既然是政府的基本公共服务,现在全市统一就是把养老服务驿站设施的提供的这个责任给政府了。也就是说,我们各区,各街道,你都要为社区来无偿地提供养老服务驿站的设施。这个设施提供以后,不是由政府来直接运营,是由专业化的社会组织,社会企业来运营。如果街道现有的设施租出去了,你要给它退回来,没有设施的你要通过购买或者通过租赁,乃至通过规划调整来解决。

  主持人(曹一楠):这方面是有要求的。

  李万钧:是有要求的。另外我们对每个驿站,市政府投入平均30万元左右的支持,就你在建设和设备购置的阶段就给你30万左右的支持;还有一些区县再配套一些资金,另外还有政府购买服务的一些资金。应该说现在对驿站建设的支持力度还是很大的。

  主持人(黄彦):今天在我们这个直播间还有一位人大代表陆杰华,陆代表,一块儿来跟我们“对话一把手”。陆代表是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教授、博士生导师,而且也一直特别关注民生、养老这方面的话题,您平时在调研的过程当中,您觉得老百姓对于自己身边的社区养老他们觉得还有哪些不太满意的地方呢?

  陆杰华:我觉得从北京的养老服务体系建设上,政府这两年做了很多的工作,但是因为居家养老是我们这两年才推行的,肯定还存在着很多的问题。我觉得从我们这个调研中存在这样几个方面中的问题吧,也希望咱们民政,也不完全是民政,因为我觉得这个养老,民政是主力军,但是这个是政府各部门的共同行为。在居家养老,特别是居家养老我们存在这么几个方面:

  第一个我们还得要关注农村居家养老,因为毕竟我们还有六分之一的农村老人,怎么样能够使我们这个养老驿站也在偏远山区为农民老人提供服务,因为过去我们建的主要是在城区,这是第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我觉得我们这几年关注的是建设,下一步我们怎么样做好运营,特别是当老年人提到说我们应该有北京的养老品牌,比如我们说哪一个品牌是我们北京的,而且是个连锁的,这个是我们需要关注的。

  另一个方面我觉得很重要就是关注我们怎么样能够提供有品质的服务,包括上门服务。这个涉及到我们的队伍,也涉及到我们的运营。

  还有就是我们怎么样比如提高我们像助餐、助医类的服务,老餐桌从2009年就开始做了,做了这么多年,怎么样能够把分散式的助餐,变成中央厨房,集中派送,真正服务老年人,不光是吃得好,还要吃得营养,吃得健康,这是下一步能够让养老服务更有品质我们应该做的,我希望李局包括咱们其他部门,能够综合做好。

  主持人(曹一楠):我们节目的上半段时间马上就要告一段落了,一会儿我们会在广告之后继续我们的讨论,就着陆代表提出的这几个问题,农村老年人的养老问题,怎么提升这个服务品质的问题,包括上门服务的问题,我们会在之后的直播下半段当中来跟大家共同讨论,我们请教李局,请李局跟我们的网友和电视观众做一个互动。

  主持人(黄彦):好的,一段广告之后会继续我们的“市民对话一把手”,大家也可以继续搜索新浪微博的北京城市广播FM107.3,也可以通过北京发布,首都之窗、千龙网和北京时间在线对话一把手,想了解更多的视频和图文内容您可以登录首都之窗、千龙网和北京时间。

  ——(上半时段)——

  主持人(黄彦):各位听众各位观众各位网友大家好,您现在正在收听收看的是“市民对话一把手”北京新表达系列访谈节目,我是北京城市广播主持人黄彦。

  主持人(曹一楠):大家早上好,我是北京电视台的曹一楠,今天我们依旧是在北京市十四届人大五次会议的现场当中为您现场制作这一期的“市民对话一把手”的节目。那么今天走进我们演播室的一把手是来自北京市民政局的局长李万钧,李局,欢迎您。同时还有一位人大代表是来自北京大学的我们的一位学者陆杰华教授。欢迎您。

  陆杰华:您好。

  主持人(黄彦):大家可以搜索新浪微博北京城市广播给一把手留言,也可以通过北京发布、首都之窗千龙网和北京时间再线对话一把手,了解更多的视频和图文内容,您可以登录首都之窗、千龙网和北京时间。

  主持人(曹一楠):在刚刚的广告时间当中有另外一位主持人已经迫不及待的蹦出来了。

  主持人(黄彦):对,已经说了一会儿话了。

  主持人(曹一楠):我们干脆就让它把今天关于网友媒体平台互动的征集留言的信息和数据给我们来分析一下。

  主持人(黄彦):优优请吧。

  优优:自留言征集发布以来,我们在新媒体平台上共收到关于“养老”话题留言33152条。

  主持人(黄彦):三万多条真不少,大家都关心这个养老哪些方面的问题呢?

  优优:关注失能老人养老的网友最多,占到了44.5%,关注社区养老话题的也不少,占到了38.2%,还有不少朋友关注农村老人养老的,占到17.3%。

  主持人(黄彦):这个失能老人养老还有社区养老以及农村养老有三大类的问题,那优优你告诉我们,他们都有什么具体的问题吗?

  优优:北京时间网友:我爷爷卧床在家,就想找上门打点滴的,社区里没有,给钱也没有!

  主持人(黄彦):老人需要上门服务。

  主持人(曹一楠):对,上门服务,就是说这个网友说他爷爷卧床在家,找打点滴的,社区没找着,想花钱顾也没找着,上门服务是一个刚性需求这方面能不能给我们做一个解答?

  李万钧:我们对老年人上门服务的需求做过调查,第一位的是医疗;第二位的是就餐、送餐;第三位的是助浴。

  主持人(曹一楠):帮着洗澡。

  李万钧:第四个就是一般的家政这方面的服务。我觉得老年人可能对医疗最大的需求主要是针对刚才讲的失能和半失能的老人,因为他要去一趟医院看病是非常麻烦的。我们过去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院基本上是不提供上门服务的。市卫计委去年做了很多工作,做了很大的努力,现在上门服务应当说有较大的改观,我们各区,现在都在疏通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卫生医疗服务人员上门的这个渠道,包括调动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大夫的积极性,想了很多办法,包括增加一些补贴、规范上门提供医疗服务的内容,像换尿管,换药,包括老年人的健康管理。我想未来我们再用一两年的时间,解决老年人的上门医疗问题,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另外就是这个就餐,我们前年开始拿了8个区做试点,8个区八种形式,就是助餐的形式,包括刚才陆老师讲的中央厨房,以及社区配送等体系的建设,我们现在正在总结这八种助餐模式,今年要在全市进行推广。刚才陆老师讲的,不仅仅是让老人们吃上饭的问题,还要营养膳食。

  主持人(黄彦):刚刚其实陆代表还提到了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农村的养老,其实我们身边也经常会有朋友说,我想老了之后上农村弄一块地种一种,弄弄花,弄弄草的,但是这个农村养老还有很多问题存在。

  主持人(曹一楠):但是为什么很多人还没下决心去,就是因为可能保障方面还是有隐忧。

  主持人(黄彦):对,咱们下一步在农村养老方面有什么动作吗?

  李万钧:农村养老也是我们今年工作的一个重点,因为农村的老年人的生活习惯以及布局跟城里是大不一样的,它是以村为单位,就是老年人的数量不是很大,但是它居住又很分散,另外它的公共服务设施提供可能没有城里这么完善。在农村,比较偏远的地区,我们现在根据农村老人生活居住的状况,给他设计了一个叫幸福晚年驿站。也就是说,以村为单位,动员村里边的拿出设施来,或者是农民把自己的闲置房屋提供出来,政府通过购买服务的形式来建小型的服务平台和驿站。老年人不出村,就能够吃上饭,洗上澡,能够获得基本的健康的管理。

  主持人(曹一楠):我记得我曾经播过一个新闻,就是在咱们的农村,在一个村子里面有一个条件相对好的一个住户自己家里面他就承担了这个功能,然后就是用政府购买服务的这样一个方式,每到中午,上岁数的老年人一块来他们家吃饭,他还有经济的收益,又有人说话,又有热腾腾的饭菜吃。

  李万钧:养老不离乡,不出村,它就能把这个问题解决。

  陆杰华:互助型的养老。

  主持人(曹一楠):这特别适应咱故土难离,咱们固有的观念。

  主持人(黄彦):刚才李局长也给我们透露了,看来下一步养老政策方面还有很多新的举措。我们这儿也有不少网友,他们也有想法我们再来看一下。

  网友毛拖说:我老了还是和媳妇儿以及哥几个一起住养老院去吧,天天打麻将聊天,多好。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我爹妈都觉得住养老院丢人。其实我觉得养老院尤其像我们这一代人,我们身边的同事、朋友大家也会聊天说,像我们以后老了去住养老院是很好的。

  主持人(曹一楠):这是一个适应的过程,当然了他一定是要分层级,分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的分类性的服务。

  李万钧:关键也要有一个转化的过程。

  主持人(曹一楠):熟悉我们“市民对话一把手”节目的观众现在也都大概知道我们节目有一个固定的环节了,就是走入我们演播间的人大代表也会带着我们的摄像机走入我们的生活当中一起来探访大家关注的问题。那么这一期节目当中马上就要看到我们的陆杰华代表带着我们的记者一起探访一个养老机构,具体看看这个养老机构我们可以有哪些热点话题的讨论,一起来看。

  (短片)

  主持人(曹一楠):看到这个片子马上大家都开始展开热烈讨论了,我个人的想法是,我退休之后够呛够得着这个比较高端的养老机构,刚才陆老师在现场探访的过程当中,您的一个关注点,我觉得非常的有同感,或者说我也在关注,就像这种实力比较强的这样一个养老机构,能不能更多地来体现出它的社会责任感,能够更多地去服务于周边的老百姓,老年朋友,您是怎么考虑的?

  陆杰华:我觉得像和熹会这样的养老供应商怎么样能够发挥它在行业的引领作用,毕竟它是比较专业,又有标准。那么怎么样服务周边的这些群众?特别是刚才李局说的像这个养老照料中心,这个驿站,它其实也拿出来一些地方,它也想服务,我们怎么样打通这样一个通道。

  主持人(曹一楠):它自己是有愿望的。

  陆杰华:它有愿望,因为这个也对它养老供应商整个的一个品牌形象的树立。

  主持人(曹一楠):品牌形象的树立。

  陆杰华:因为它在全国有一些其它的连锁,我们希望下一步像机构养老这一部分,应和周边的社区和日间照料中心打通。

  主持人(曹一楠):按道理来讲是没问题的。

  陆杰华:没有问题,它有地方,而且队伍比较专业化,它比一般的更专业,更专注,它也愿意做这件事儿。我们怎么样能够在政策的方面给他一些倾斜?

  主持人(黄彦):给它一些扶持和支持。

  陆杰华:比如说这个补贴能不能给它一些,因为它是工商注册的,不像一般的民办非企业社会组织,它是企业。我说投入养老不管是民非还是企业,他都是在做我们养老服务建设的,这是我们需要关注的。

  李万钧:其实陆老师说的这个是一个养老服务商的品牌化、专业化的问题。是一个怎么带动整个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的问题。实际上我们特别希望这样专业的养老机构能够往下游做,就是能够深入到社区去,社区里面解决不了的问题直接进入他的机构。政府部门更应该把这个桥搭好,就是让它能够把品牌树立起来,能够连锁起来,这个可能也是我们今年努力的一个方向。

  陆杰华:老百姓也能享受得高端的。

  主持人(曹一楠):至少是高端里面的一种服务。

  陆杰华:它想服务中低端的这块,怎么样能够打通这个桥梁。

  主持人(黄彦):当然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即便是上这么高端的养老机构,她刚才也说了依然是不挣钱的,这其实也是困扰他们很大的一个问题,包括刚才我们上半段说到的这个社区养老驿站也都存在这个问题。

  李万钧:养老机构运营的盈利问题,现在大部分养老机构都是民办非营利单位,但像和熹会这样的是属于工商法人的,它是营利的单位。不管你营利和不营利,只是单位的性质不一样,但是都有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主持人(黄彦):至少得收支平衡。

  李万钧:我们现在政府支持的力度就是让它能够盈利,我觉得政府必须要支持到这个程度上,让大部分养老机构至少收支平衡。

  主持人(曹一楠):至少不亏本,这才符合规律。

  李万钧:至少不亏本,才符合规律,才能持续下去。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方面,可能支持的力度有一些还没有到位。还不到位,就是力度还不够大。现在有的机构,大概要3-4年,可能才能收支平衡,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有盈利,这一点我们下一步在政策上还要进行梳理。

  主持人(黄彦):太好了,咱们北京的养老机构现在大概的数量是多少,能够满足多少人的需求呢?

  李万钧:北京的养老机构不算养老服务驿站大概已经有500多家了,现在入住养老机构大概5万人左右。

  主持人(曹一楠):在这儿我想问一个我今年在做养老话题的时候我特别关注的一个话题就是,现在养老机构不算少了,甚至如雨后春笋一般,高中低兼有,但是硬件到位之后,里面的软件如何可以跟得上硬件,具体所指的就是专业化的养老护理人才。在我这回《小曹跑两会》的探讨过程当中发现还有太大的缺口,甚至于今年上会有一位政协委员说,你看现在的专业养老护理人才的培养这种进度,我是个60后,很有可能我是最后一代能亲自照顾老人的人,也是第一代没有人照顾的人,怎么能够解决现在专业养老护理人才欠缺的这样一个问题?

  李万钧:缺口大的主要原因一个就是这个行业比较辛苦,实事求是讲是真辛苦。

  主持人(曹一楠):说白了就是伺候人的活。

  李万钧:第二个就是刚才陆代表讲了,待遇比较低。而且大部分都是40多岁以上的人来从事这项工作,年轻人都不太爱干这行当。我们现在跟几个部门在去年12月份联合发了一个专门就养老服务人才队伍建设问题的一个意见,主要是干四件事儿。一个要设计一套养老护理员的职称体系,就是它现在没有执业资格,以后干养老就跟我们干其他工作一样,跟工程师,医师,护士都是一样的,要有职业的上升空间。然后他有他的薪酬待遇层级和社会保障,这个我觉得非常重要。

  第二个就是我们建设了三所专门对护理员和其他养老服务管理人才进行培训的学校,政府提供培训,然后让他们获得职业资格。

  第三个就是研究对护理员的补贴政策,就是你做养老,政府在社会保险方面提供支持,比方说你从事这个艰苦岗位,会设置一些特殊的补贴来作为政策上的支持。

  最后一个就是,建立跟护士护师等人才的互通渠道,因为它是有共性的,让这些专业能力更高的服务人才进入到养老护理的队伍中来。

  主持人(曹一楠):医养结合实际上也在这里了。

  李万钧:也就是说你做护士,你也可以转行来做养老,你当大夫也可以上这边来做养老,这个职称通道要打通。

  主持人(曹一楠):现在我觉得存在的问题就是无外乎这是一门需要非常强专业知识和技能的行业,但是现在又存在着社会地位低,报酬低和整个的一个劳动待遇和工作环境相对还偏差的这样一个过程,解决这几个问题我们会朝着更好的方向来发展,但是这件事儿,我们老百姓,希望快点再快一点。

  主持人(黄彦):说到养老大家的问题还非常的多,我们再请李局长来回应一下大家的一些问题。这有一位网友“舞动在喜马拉雅”说,我家住五楼,没有电梯,住的都是老人,我就希望能给我们楼装个电梯。这个问题真的提的非常的实际。

  主持人(曹一楠):近四五年老旧楼房能不能装电梯,或者说一些老的楼房,老旧电梯能不能维持运营是老年朋友特别受困扰的一个问题。

  主持人(黄彦):这个老楼装电梯也不是咱们民政一家说了算吧。

  李万钧:老楼装电梯非常复杂,因为一个是楼门的各个住户的想法得统一,你比方说一层二层住户可能没有这个需求。

  主持人(曹一楠):不同意,不签字就装不了。

  李万钧:是啊,你就装不了。另外这个电梯谁来出资,特别是今后谁来管理,谁来维修,这些都是很复杂的问题。但是我们现在,对老旧楼房还有一种解决办法,就是配这个爬楼机,真是高层有这个失能半失能的老年人的,下不了楼,可以通过简易的爬楼机能够给他送到地面,我们今年准备在有需求的相关地区驿站都配备。

  主持人(曹一楠):今年我身边的这个养老驿站会有爬楼机了。

  李万钧:对的,都会有爬楼机。

  主持人(曹一楠):这一点我觉得事半功倍,原来前两年最便宜的电梯装上去大概多少钱,大概最便宜最便宜地还得是20多万,那么现在这个爬楼机大概多少钱,能不能更多的来普及?

  李万钧:大概2万-4万之间。

  主持人(曹一楠):如果养老机构可以把它购入的话,事半功倍了。

  李万钧:政府要提供一些补贴,给社区养老驿站,让它配备上爬楼机。

  主持人(曹一楠):网络上说,桌上摆着的这些东西,好多网友和电视观众都在琢磨,是不是我们早上刚吃完早饭,还没来得急收呢?我们来看看这是万钧局长特意给我们带来的。

  主持人(黄彦):叉子、勺子还有杯子。

  主持人(曹一楠):来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有可能是很多今天的老年朋友们要用到的,明天我们也必须用到的。

  李万钧:实际上这些都是我们通常讲的辅具。

  主持人(黄彦):跟爬楼机一样。

  李万钧:老年人,我觉得他身体有病以后,可能失能或者半失能,生活很多不能自理,需要一些辅助的工具来辅助他日常的生活,这样我们今年是在海淀区玉泉路专门建设了一个一万多平方米的,应该说也是全国最大的一个养老辅具的展示中心,这些东西都是从展示中心拿来的。

  主持人(黄彦):您给我们介绍一两样吧。

  李万钧:你比方说,他拿筷子拿不动了,这个筷子都是带助力的。

  主持人(黄彦):这个筷子中间有一个跟镊子一样的连着它。

  李万钧:带助力的,不会脱落,包括这个根据手型来拿这个筷子。

  主持人(黄彦):这个筷子跟我们平常用的不太一样。

  李万钧:包括我们有一个帕金森患者用的。

  主持人(黄彦):把这个勺子套在手上。

  李万钧:套在手上来吃饭。

  主持人(曹一楠):还有一个调节方向的这样一个功能。

  李万钧:它可以调节方向,直接不用拐弯就可以直接放到嘴里。

  主持人(曹一楠):按照自己的生理需求来调节。

  李万钧:更多的,有很多,上万种。

  主持人(黄彦):喝水杯,就跟小朋友喝的那个吸管杯一样。

  主持人(曹一楠):看这个眼镜我突然发现它的特点在这里。

  主持人(黄彦):左右能拉开,带起来方便。

  主持人(曹一楠):老年朋友一下子就得了,戴上去就OK了。

  李万钧:所以我希望年轻人有时间到这个展示中心去,给自己的父母挑几件适合他的这种产品,包括各种轮椅,包括老年人买菜的这种工具,全都有,非常全,包括保暖的,保健的都有。

  主持人(黄彦):对,其实您看平时我们看现在给婴儿用的这种辅助的东西现在种类已经非常多了,但是给老年人用的还是特别少。

  主持人(曹一楠):给孩子花钱都想得到,花得出,现在给老年人花钱首先能不能想得到,如果您没有想到,可以去,在玉泉路上。

  主持人(黄彦):今天李局长带来这点东西让我们也是大开眼界,玉泉路这个是可以买到,我觉得以后可以放在社区驿站里头。

  李万钧:对的,另外它网上也可以,它是线上线下都可以。

  主持人(曹一楠):好的,在这儿我还特别想说一小点,就是说现在这些器具真的是很好,但是我发现,更多的是进口产品,能不能我们国内的这些生产厂家更多的关注老年产业,做老年产品的研发工作,这里面实际上有巨大的市场的潜力。同时如果我们的更多国内的品牌加入到市场当中,有助于降低它的价格,这是实实在在的。

  主持人(黄彦):好,那么最后还有一点时间,我们请李局长来给我们说一下,对于今年2017年民政方面尤其是对于这个养老方面还有什么样新的举措和打算?

  李万钧:其实对于养老,我刚才讲,它是一个大的体系,我觉得陆代表讲得非常好,就是民政是主力军,是一个协调和统筹的这么一个部门,但是养老确实需要政府各部门协同努力,它确实需要全社会来进行关注。你比方说刚才讲的,电梯的建设,包括我们养老机构的规划、设置,包括医疗。刚才讲的人才,还有医保等等,需要政府各个部门来形成合力。我想我们2017年会把更多的力量放在协调各个部门,把这些力量整合起来,给老年人多办点事儿。

  另外我想特别要强调一下,这个养老的家庭责任问题,就是并不是说家里老年人老了以后,虽然我是独生子子女,但是这个责任我就给政府了,给社会了。这个家庭责任是不可替代的。我最近到一个养老院去慰问老人,一个老人跟我说,他闺女说今天要来看他,他整盼了一天,整盼了一天啊,然后到晚上的时候这个闺女来了一个电话,说我今天来不了,太忙,有事儿来不了了。后来他同屋的老人跟我说,他这一天,坐立不安,反复的到门口去看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来。我听了这个例子以后很心酸,就是我们的老人,实际上他更多地是需要你去陪伴,而不是说你给他送到养老院,送到养老机构你的任务就完成了,所以就是在我们的宣传片里讲的,敬老真的是得从心开始,助老从自己做起。

  主持人(曹一楠):好,时间的原因今天我们的节目就要进入尾声了,马上也要过春节了,这就是一个合家团圆的日子,所以也借这个机会,我们四位一块跟我们所有的观众、网友和听众一起来倡导,这个春节多回家看看,跟父母一块过节是最好的礼物。

  主持人(黄彦):没错,我们也希望其实大家您现在如果有空的话,放下手里的事儿给爹妈打个电话,今儿天这么冷,我们说爸爸妈妈你们今天多穿一点,然后发一张微信的照片过去,老人看了真的特别高兴。真的是。好了,我们今天这个“市民对话一把手”到这里就结束了,明天做客我们节目的是市卫计委主任方来英,他将和我们说一说,让百姓看病就医有更多的获得感,明天再会。

  主持人(曹一楠):明天再见。